《林妈利医师回忆录》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书名:《林妈利医师回忆录》-融合科学与人文的奇妙女性作者:林妈利口述;刘湘吟撰着出版社:前卫出版日期:2017-09-20

《林妈利医师回忆录》

缅怀杜聪明先生

二〇一六年十月,由高雄医学大学海内外校友组织的「高医转型正义促进会」在高雄举行抗议活动,提出陈氏家族退出高医、还原杜聪明校长创办高医的历史原貌等诉求。身为高医第五届校友、早在十几年前(二〇〇二年)就是高医「杜聪明博士纪念馆」筹备处召集人的妈利,也专程从台北坐高铁赶到高雄参与活动。那天,她以前的一个学生正巧到高医演讲,看到这位年近八旬的老师竟然也出现在示威队伍中感到很惊讶。对于某些她很在意的事、与公平正义有关的事,她的心似乎永远像个年轻人。

高医的创办人杜聪明博士是妈利十分敬佩的人,而杜聪明博士「乐学至上、研究第一」的精神,更影响了妈利一生。

杜聪明先生是第一个毕业于日本总督府医学院的台湾人,而且是第一名毕业,「他的其他同学都去开业了,他说他不开业,要做研究,就申请去日本京都大学念博士。当时日本人很质疑他的能力,不收他,还是总督府医学院的校长写信去,说︰你们一定要收这个人,他是第一名毕业,非常优秀。」后来杜先生进了京都大学念医学博士,并以非常优秀的成绩毕业。「他回到台湾后,当了台大医学院的院长,但由于政治因素,有一阵子他躲起来,躲了一年多,之后院长也不能当了。他就说︰好,那我去南部创设一流的医学院吧!」妈利说︰「在其他许多国家,一流的学校都是私立学校,在台湾不同,私立学校缺乏经费,于是也难以提升教育品质。当年杜先生很辛苦,我们常常看到他为了经费奔走,后来又被陈启川他们赶出高医……,我们都很难过,眼看我们所尊敬的校长被财团欺负、学校被财团控制。」有一阵子,妈利对于社会的现实感到很灰心,「这个社会是不是只要有钱就行了?学问不值钱,努力做研究也没有用?」但最后妈利还是决定相信「乐学至上、研究第一」的价值。

二〇〇二年左右,《一代医人杜聪明》一书作者杨玉龄告诉妈利,为了写这本书,她到高医访问学生、老师,「很多人都不知道杜聪明这个人,而且杜先生的遗物也散落四处,很多都找不到了。」当时妈利就和杜先生的女儿杜淑纯女士一起去了一趟高医,和校方商量在校内设一个纪念馆,好让杜聪明校长的精神永存高医,「否则高医的师生都不知道杜先生,那怎幺可以?」妈利自动请缨担任发起人,号召海内外高医校友捐款襄助,募集四百多万元,后来果然在高医校内创设了杜聪明博士纪念馆。「如果高医忘了杜聪明先生,我认为是饮水不思源,忘恩负义。」

二〇一六年,「陈建志(陈氏家族第三代)是高医的董事长。当年他的爷爷陈启川说他们家捐了十一甲地,所以从他爷爷开始就做高医的董事长,陈氏家族连续三代都当董事长。」那次去高医抗议,「大家都在讲,捐了十一甲地是骗人的,因为那些地都是三七五减租、耕者有其田之前他们家的土地,后来地分给佃农了,他们是慷他人之慨把地给杜先生,说让他建学校,后来杜先生要建校舍时才发现不能建,因为土地是属于佃农的,所以还是校方出钱向佃农买的地。学校建起来后,周边的土地也增值了,陈家就把周遭的九甲多地都画为校园,并贱卖给自己的公司,再去盖房子牟利……。」妈利很感慨,「我记得我毕业的前一年、第四届高医的毕业典礼上杜先生说︰「学者和政客相争,等于是鸡蛋丢到石头上,粉身碎骨。』让人很难过。」

「高医的附设医院每年赚几亿元,陈家就把医院变成不是属于高医的,而是属于董事会,把钱都拿走,名字也改为『中和纪念医院』(陈中和是陈启川的父亲)。其实他和高医一点关係也没有,要改名也应该改成『杜聪明纪念医院』才对,因为高医是杜先生一手兴办起来的。陈家就这样霸占、把持高医的董事会和医院,给高医的教学发展带来不良影响,以牟利为主的附设医院也引发多起医疗纠纷,也使原本排名不低的高医,现在变成台湾倒数第一、第二的医学院。台湾大多数高校都是私立学校,私立学校的办学品质,影响大多数台湾学子和台湾的未来,所以很重要,私立学校不能成为私人财产,必须要修法。」

翻看那次到高雄参加抗议活动的照片,「我想我十几年前发起在高医设立杜先生纪念馆还是有点贡献,否则更没有人记得杜先生了。」妈利说︰「参与这些事,别人怎样说我无所谓,我最怕现在不做、不站出来,以后会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