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路上》为要寻一颗明星

  • 作者:
  • 时间:2020-06-10

◎萨赛玉

从小,我便有一个梦想,住在一个以文字筑成的王国,那裏的一切都是用文字形构而成的。于是不知怎的,我好像开始一砖一瓦构筑我的梦土,建立了我的文字王国。

才小二的年纪,我便把父亲自小买给我的童书,一本一本凿洞穿绳吊挂起来,把一个窄狭的处所当成图书馆。我箕踞坐在日式房舍中一个小角落,阳光洒照,一遍又一遍的翻阅,心中有种满足与愉快,我不知道那便是我此后的人生,心之所向了。

一砖一瓦构筑文学梦土
到了国中,我知晓一种简便借书方式,到租书店以极廉价钱可以租借各类图书,于是除了在校时间或回家做功课之外,其余时间我都在读小说。琼瑶、严沁的爱情小说;南宫博、高阳的历史小说;古龙、金庸的武侠小说或旧俄小说、章回小说,我都一一阅览。

盛夏时节,我驼背弯腰窝在沙发上盯着陈年发黄的书页小字,目不转睛,忘了吃饭,也忘了洗澡,直到妈妈催促,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下。

从小母亲也带我到教会,平日也常有人来家裏聚会,我对基督教并不陌生,对耶稣深有好感。国中曾参加一次特会,那次大家高唱《自基督来住在我心》诗歌,那雄壮澎湃的气势及感性歌词感动了我,于是当天我就受洗归入主名。当我从水中起来那一剎那,真觉得一切都是新的了。

那时大家高声祷读一节经文,令我印象深刻:「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三章16节)阿们!

有时我也读经,那时对许多事不够了解,便把圣经当做人生準则和处世方针,虽然仍有许多不懂,但读了心中却有一股平安,逐渐成为我做事的原动力,心中的和谐与安宁来源。

黑夜来临时,我总是疑神怕鬼,然而当我读到使徒行传:「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有我与你同在,必没有人下手害你。』」我突然胆壮许多;然而罗马书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我却不懂为何神以祂的意念来拣选人,却不看人行为,正如我不懂为何神看上亚伯的献礼、看不上该隐的祭物,没有人对我解释。但我读着读着,依稀感受到裏面的生命、书中的寓意。

然而无论如何,我只想进入我的文学国度,虽蹒跚行走,我仍无怨无悔。徐志摩的诗〈为要寻一颗明星〉说:「为要寻一颗明星,为要寻一颗明星,我冲入这黑緜緜的昏夜。累坏了,累坏了我跨下的牲口。」是的,累坏了我跨下的牲口,但我终于进入文学的殿堂,一个全然以文学、文字筑成的王国。我是其中的堡主,也是当中的奴僕;我在那眉批点阅,也在那搬运劳作。我把许多时间耗尽于图书馆,「左脚才上午,右脚已黄昏」。有时进去时天色澄清,出来时已繁星满天,我好似在练功,可以一动也不动,一坐四、五小时或更久。在图书馆小小座位、卑微的书桌领土中,已是我的乐土丰田了。

与信仰源头重新连线
大学是学业奠基的时候,也是人生思辨的开始,我开始认真想寻找我信仰的源头。因为我虽受了洗,大学尚未进入教会,和基督信仰已断线失联。但感谢主,有一天在校园中遇到学园传道会的同工向我传讲四律,再次呼求耶稣住在我心;而后住宿附近有一女传道来叩门,跟我讲述耶稣的事,带我到教会,我也被圣灵充满。

从此我便常上教会,因为在黑茫茫的荒野经时历久,我一看见光源,便立即跟上前去。每个主日我都欢天喜地的「走到神的祭坛,到我最喜乐的神那裏。」听牧师讲道、唱诗讚美神。我心中的暗蔽被撬开,阴暗破碎了,茫茫人生突然有了方向,不再暗夜行路,不再独自摸索,也不再做困兽挣扎,一切重新有了意义。

我每日读经和读书,这两样是我很大的精神食粮,慢慢地我变得体魄强健、裏外更新,老师说我突然脱胎换骨了。感谢主,本不知止泊何所?在求学旅程中,自分走不远,心有余力不足,但靠着那加添给我的力量,我凡事都能做,于是我尽心竭力走下去。

文学路上有神同行
大学毕业后我找到工作,却无法忘情于文学,于是我再次叩访,向文学旅程迈出步伐。在穷途追索、末路求索后,每到夜晚,研究室里我总是最后熄灯的,静谧的斗室常常剩我一人。我先读圣经而后读文学书册,一灯荧荧,常常有点焦急,然而主是我的力量和安慰,使我心稳定下来。

研究所毕业后回学校教书,感到尚未到达我的梦土;然而人生总必须为稻粱衣食谋,虽然仍想追寻那颗明星。于是我又重回校园,是学徒也是敲钟的人,是学生也是老师。

上班是体力的劳动,读书是心力的耗损,然而文学离不开人生,种种现实生活的苦辛,其实也是文学的体现,文学是人群的表现,我又怎能老待在象牙塔而不问世事呢?因此,吾多能鄙事,弯下腰、从眉毛滴下汗水,每份薪水,都是心力与血汗,然而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我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会怎幺走,神在前面呼召,我便快跑跟随,「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现在我懂得罗马书那句话,因为许多苦难学会了谦卑顺服,也使我以神为乐。

人生很短暂,人如此渺小,原本「累坏了马鞍上的身手」,现在学会把重担卸给耶和华,因为祂永不叫义人动摇,我且要举起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日日更新。

在文学的国度,「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捲也」,然而我也信赖我的救主,我心坚定,我要唱诗歌颂神,我的拯救唯独在乎神,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

自认识耶稣基督,「这回天上透出了水晶似的光明」,我的好处不在祂以外,多忧多愁变笑口常开,自卑暗昧变光明坦蕩,因「喜乐潮溢我魂,如海涛之滚滚,自基督来住在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