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学家们同时发现相同成果,诺贝尔奖该颁给谁?

  • 作者:
  • 时间:2020-07-09

当科学家们同时发现相同成果,诺贝尔奖该颁给谁?

诺贝尔奖不颁给已经过世的人,严格来说,只能颁给在奖项宣布当天仍在世的人。例如大家都公认基尔比和诺伊斯(Robert Noyce)是积体电路的发明者,但是当基尔比在2000年以积体电路的发明获得诺贝尔物理奖时,诺伊斯已经于 1990 年去世了,所以诺贝尔奖只颁给基尔比一人。诺贝尔奖还有一个规定,那就是每一年每个奖项的得奖人不能超过三位。在科学研究里,往往有几个独立研究的科学家,却同时发现相同结果的例子,也有一个团队好几个科学家分工合作共同发现一个结果的例子,于是不能超过三位得奖人的规定,往往就增加了「谁的贡献最大」、「谁最应该得奖」的争议。

1962 年,华森(James Watson)、克力克(Francis Crick)和威尔金(Maurice Wilkins)因对 DNA 双螺旋结构的贡献而获得了诺贝尔奖。然而稍早几年,也有一位富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女士利用 X 光绕射的方法来决定 DNA 结构的结果,而有非常重要的贡献,但是她不幸在 1958 年过世了,年仅 37 岁。当然,正如前面提到诺贝尔奖是不能颁给已过世的人,但是 DNA 双螺旋结构的结果却在 1953 年就获得;也就是说在富兰克林女士去世前,她从来没有被提名为诺贝尔奖候选人,背后究竟是科学界对女性的歧视、勾心斗角、争功夺利的结果,抑或不能超过三位得奖人规定的影响呢?那就是科学史里的疑问了。

杨振宁和李政道在 1956 年 10 月发表了他们在〈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恆质疑〉的论文,因而在 1957 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他们获奖的重要关键之一是这理论结果经由吴健雄领导的团队证实了,因此许多人问:为什幺吴健雄没有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呢?让我首先指出,这种问题不可能有真正的答案,诸位也千万不要将之视为史实。一个推测是当时哥伦比亚大学有另一个实验团队在差不多的时间得到同样的结果,诺贝尔奖不可能颁给两个理论物理学家加上两个实验物理学家。儘管如此,吴健雄在物理学上的贡献和成就仍是无庸置疑。

诺贝尔奖的颁发非常审慎,因此许多结果都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考验、证明它的正确性和重要性,由于有重大贡献、值得获奖的候选人实在很多,获奖难免需要有先后次序。高锟院士在 2009 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主要是基于他在 1960 年代对光纤通讯研究的贡献;1983 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美国芝加哥大学天文学家钱德拉塞卡(Subrahmanyan Chandrasekhar),主要基于他在 1930 年代对恆星结构和演变有重要意义的物理过程的理论研究;至于在 1982 年,发现引起胃溃疡细菌的两位澳洲科学家马歇尔(Barry J. Marshall)和华伦(J. Robin Warren),直到2005年才获得诺贝尔医学奖。

当然也有相反的例子,前面提到杨振宁和李政道在提出论文后,隔年就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瑞士 IBM 实验室的两位研究员穆勒(K. Alexander M uller)和贝德诺尔茨(J. Georg Bednorz)因 1986 年高温超导的成果,让他们在 1987 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爱因斯坦在 192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按照诺贝尔基金会正式的宣布,是基于他对理论物理的贡献,特别是光电效应定律的发现。其实在物理学里,1905 年被称为「属于爱因斯坦的奇妙一年」,在这一年里他发表了四篇惊天动地的论文,一篇就是有关光电效应的论文;一篇是特殊相对论;一篇是关于布朗运动的论文,那是有关粒子浮游在液体上运动的状况;一篇是物质和能量的互换,并提出 E=mc2 这个方程式。但是在 1910 年代,相对论还是很新的理论,在当时还没有得到广泛的理解和接受。直到 1919 年,英国物理学家爱丁顿(Arthur S. Ed-dington)在日全蚀的观察中,才为广义相对论提出确切的验证。因此,诺贝尔基金会审慎保守地选择了光电效应做为爱因斯坦得奖的理由。

有些奖项以候选人终身的成就做为评估的準则,也有些奖项以候选人单独的贡献做为评估的準则[1],特别是在科学上,单独一个贡献的评估有两个面向:研究结果的重要性及研究结果先后的时间性。研究结果的重要性是主观的、「质」的判断,即使有争议,也没有绝对的标準;但研究结果的先后时间却是可以量化的,所以谁是第一名?往往会发生争议。

在科学研究里,经常有「谁是第一个发现某一个结果」的争议,当这种争议存在时,即便这种争议没有办法被证实,诺贝尔基金会仍会倾向延迟该奖项的颁发。2003 年的诺贝尔医学奖颁给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的劳特伯(Paul C. Lauterbur)和英国诺丁罕大学的曼斯菲尔德(Peter Mansfield),基于他们对核磁共振影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的贡献。但其实早在 1970 年代,劳特伯已经开始在 MRI 方面的工作,只是三十多年来在学术界一直有些争议的杂音,特别是有一位叫做达马迪安(Raymond Damadian)的医生和发明家,他认为自己对 MRI 的研究走在劳特伯前面,而且也有若干科学家支持他的说法,美国的国家科学院也做了 MRI 发展历史的里程碑,双方争持不下。当 2003 年诺贝尔医学奖宣布时,《纽约时报》推测劳特伯已经 74 岁了,而且健康状况不太好,因此遴选委员会可能会决定将奖颁给他,因为如果现在不给,以后大概没机会了。

这年的诺贝尔奖宣布之后,劳特伯博士果然获奖,一群自称为达马迪安博士的朋友在许多大报登了半版广告,请求诺贝尔基金会重新考虑将达马迪安博士也列为得奖者,不过按照基金会的规定,奖项宣布之后就不能改变了。

有位诺贝尔奖得主曾比喻:有两个小孩子在沙滩玩,其中一个看到燐燐火光,便和同伴一起跑过去,结果他的同伴首先找到火光的源头,那幺谁是第一名呢?谁是第一个证实了这个结果的人?谁第一个正式发表这个结果?在学术界里,有很多很多因发现的时间先后而引发争议的真实例子。

另一个重大的争议是爱滋病(AIDS)病毒的发现,爱滋病于 1980~1981 年在人体发现,AIDS 是 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的缩写,直接翻译成中文是「后天性免疫缺乏症候群」。得了爱滋病的人,身体的免疫系统会逐渐失去功能,因而容易受到感染,最后身体变得极端虚弱导致死亡。爱滋病被发现后,科学家也马上开始一项竞赛,抢先发现引发爱滋病的病毒,因为能够把病毒找出来,才能想办法找出治疗爱滋病的方法和药物,而这背后更是专利、收入和科学研究皇冠上的珍宝──诺贝尔奖。

1983 年,美国和法国两个独立的研究单位宣布他们发现了引发爱滋病的病毒,这种病毒就叫做「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美国由马里兰大学医学院的加罗(Robert Gallo)领军的研究团队,与法国由巴士特研究所的蒙塔尼(Luc Montagnier)领军的研究团队,到底哪一个团队应该得到发现这个病毒的功劳呢?这引起了一连串非常複杂的争议,甚至美国和法国政府都介入这个争议。

后来大家验证了两个结果:第一,两个团队所发现的,的确是同一种病毒;第二,加罗在实验用的样本是来自法国那个团队的实验室,而且是同一个爱滋病患身上採来的样本,至于加罗的样本是如何得来的呢?一个说法是他实验的样本被法国团队的样本汙染而带来了这种病毒。最后,2008 年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的决定对这个争议做了一个判断,诺贝尔医学奖颁给蒙塔尼和他的同僚。加罗表示很失望未被列为共同得奖人,蒙塔尼也很有风度地对加罗没有被列为共同得奖人表示讶异。

另一方面,由于加罗先申请了专利,而且没有把法国团队包括在专利的申请内。因为这个专利可能带来很大的权利金,而引起美国政府和法国政府的争辩,经过两年的争辩,最后双方决定分享这个专利的权利金,并且在 1987 年由两国总统在记者会上共同宣布这个协调的结果。

注释

[1]1962年克力克和华生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主要工作是一篇只有两页的论文“A structure for deoxyribose nucleic acids,”(Nature, 171, p.737-738.)。1978年彭齐亚斯(Arno Penzias)和威尔逊(Robert Wilson)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主要工作也是一篇只有三页的论文“A Measurement of Excess Antenna Temperature at 4080 Mc/s,”(Astrophysical Journal Letters, 142, p.419-421.)。